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红尘滚滚伤感爱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55:19 阅读: 来源:防火涂料厂家

在最青涩的年华,阳光帅气的张庆尚就喜欢上了高傲的林艾儿,爱的一发不可收拾,并且一爱就是这么多年,甚至爱的失去了生命,爱的只剩下林艾儿一人跟一本写满爱的本子。张青商全身赤裸的死在了林艾儿的床上。

年轻张青商写情书给她,那情书上的字,都是字斟句酌的,但是林艾儿不仅一封都没打开过,而且还找了一个脸盆当着大家的面烧掉了。她说她不要看这些会对她考大学造成影响的东西,她要跳龙门,去一个有海的城市,潮湿温暖。

张庆尚在日记里写到,即便她不知道我是谁,我也爱这个要强的女子。

林艾儿真的很要强,她终于跳出了那个粉尘飞扬的干燥小镇,考上了大学,去了杭州,又去了福州,嫁给了进修回来就会成为高管的男人。尽管男人不爱她,她也不爱男人,但她爱上了他带给她的富足生活。

一个暗恋她多年的小镇的毛头小伙子,林艾儿怎么会记得?

可现在当她看到张庆尚的日记时,她哭了,哭得一塌糊涂,日记里不仅有自己美好的葱茏岁月,还有自己奋斗的血泪史。

张庆尚,一个送水工,林艾儿在他死后,居然对他有了点点的爱意。

林艾儿离开那个流言满天飞的小区,她国外的老公听到消息后和她离了婚。她不得不离开,在这个城市里,没有属于林可儿自己的房子。林艾儿捧着日记去了张庆尚的出租屋,她头一次来,惊呆了。墙上挂了一张林艾儿的照片,短发、白裙、青春、清纯。

林艾儿没有这张照片。一定是张青商偷拍的。当年的那些情书。林艾儿知道是张庆尚写的。可她不想看也没资格看。那时的林艾儿是倔强的、卑微的。她有个破碎的家、懦弱的母亲。还有强悍而霸道的继父。

林艾儿发誓要离开这个肮脏的小城,于是一切就成了过眼烟云,张庆尚清纯的爱,还有自己萌动的少女情怀。可等到终于考上大学后,她才发现问题严重了,不菲的学费是母亲无力支付的。

就在那一年,林艾儿认识了申学栋,他帮她,也爱她,可他已有了一个有背景的女友。林艾儿委屈地做了申学栋四年的地下情人,然后看着申学栋结婚,接着平步青云,心思由情事转移到仕途。

最后申学栋介绍了旧同学给林艾儿,而林艾儿就像古代待字闺中的女子一般接受了由赐婚带来的不确定的未来。

逐渐的她就和申学栋有了疏离。直到林艾儿老公去了国外,林可儿才找到了申学栋。她忘不了他,这个在她生命中有着重要位置的男人,她怎么能轻易忘记呢?

他们又开始了联系。

在一次云雨之后,申学栋说在不久的将来他就能独当一面,再也不用看那黄脸婆的脸色。

我会给你想要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在林可儿的心里。

这些过去的碎片,林艾儿在张庆尚的日记里都能依稀地看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一切,爱的、不爱的,甚至生活的细节:夏天喜欢穿亚麻长裤、小背心,优雅性感;冬天穿黑色的小款皮衣,英姿飒爽,还有她爱吃火龙果、爱吃荔枝等等,张庆尚都知道。甚至每周四下午她和申学栋偷情,他在楼下一按电话楼宇门就开了,他也知道!

林艾儿一边感动着,一边后悔着,她感动张庆尚给她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她后悔自己真不该和他上床。

两个月前一个周四的下午,申学栋打电话说要来,按照事先约定他在楼下按门铃,她开了楼宇门的同时也开了房门。可等了好一会也不见申学栋上来,刚要询问,申学栋却发来信息说,林艾儿,对不起,我想和你彻底地分开。

分开?彻底地分开?申学栋说了不止一次,他说他要林艾儿过正常的生活,什么是正常的生活?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柴米油盐,有个孩子,这才是正常的生活。

不要!不要!我就要你!!林艾儿打过去电话声嘶力竭地喊。但申学栋挂断了,再打就是无法接通,他把她的电话号码设置在黑名单里了。林艾儿有些疯狂了,六年了,她和他在一起六年了,他怎么能这么决绝,她又怎么能割舍?

林艾儿割了脉,不着一缕地躺在那张有着申学栋气息的白底绣花的床单上。申学栋以前说过这床单太素,白底多,红花少。这下好了,她将会用生命彩绘出一朵更美丽的花,申学栋见了一定会唏嘘的。

夕阳从窗缝中射进来,真美!

张庆尚扛着纯净水闯进来时,林艾儿还算清醒,她居然很平静地说:我没要水,请你在离开时帮我把门带好!

张庆尚可不平静,林艾儿是他梦中的女孩,他头一次看到林可儿的裸体,惊呆了。夕阳下林艾儿的身体泛着红光,女神一般安宁地微笑,身下绽放了大片的红花,张庆尚扑了过去。

当林可儿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看到张庆尚,她依旧平静无比,你为什么要救我?张庆尚没有说话,他只是深情地望着林可儿,这个他十八岁就爱的女孩,美得还是那么张扬。他一下子攥住她的手,紧紧的,林可儿不由“呀”了一声。

好好的,好吗?为了你自己好好的,好吗?

这是林艾儿一生中听到的最动听的情话。她和她老公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她不爱他,她不挑他。可是她爱申学栋,觉得申学栋也应该爱她,但他从来都是来去匆匆,说得最多的就是,钱放在床头了和我会给你想要的。

申学栋给了她什么?除了蹉跎的岁月,她在这个城市都没有个真正落脚的地方。

林艾儿在割脉的十天后,把张庆尚拽上了床,她需要一个鲜活的身体来陪伴自己。说不定哪一天自己还会想不开,还会割脉,也许张庆尚就不会再那么巧扛水而入了,那她就真的死定了。其实,她还不想死,她对生活还心存一些奢望。

张庆尚死去的一个月后,林艾儿怀孕了。她发信息给申学栋,电话打不通,信息也许还会收到。她告诉申学栋,她怀孕了,想见见他。

男人再无德也不会对怀了自己骨肉的女人不闻不问吧。果然很快的,申学栋回了信息。他们约定在宾馆相见,以前林可儿没结婚时,他们也在宾馆幽会过。

林艾儿特意地梳妆了一下,淡淡的妆,浅浅的时尚碎花小裙,清新素雅,很有《周渔的火车》里巩俐的味道。

申学栋看呆了,这个女人,这个二十岁就跟了他的女子,浑身上下总有一种说不出但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从心里讲他是不想离开她的,她在他的身下是那么妖娆,他和她的性爱是那么缠绵,可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是的,对于一个成功的男人来说,最好把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当作一场盛宴。

林艾儿吻了申学栋,他不美也不帅,可是她离不开他,甘愿默默无闻地爱他,可他还是要弃她而去了……

林艾儿在张青商的出租屋里发现了另一本日记,是他跟踪林艾儿的详细记录,所以他几乎知道林艾儿的一切。在某一天,有个男人找到他,男人居然知道张庆尚暗恋林可儿,为她辗转各个城市。

男人说爱一个女人,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沦陷呢?他给林艾儿找了更好的归宿,可她还是忘不掉他,纠缠他。

你要挽救她,让她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那个男人就是申学栋,于是就有了申学栋的分手,林艾儿的自杀,张青商的仓皇而入。可即便如此,林艾儿也不要自己的幸福,张青商不知所措了。他找到申学栋,申学栋说如果死都不能让女人觉醒的话,就只能让自己的爱情永恒了。

张庆尚在水杯里放了安眠药,他要和林艾儿一起死。这样林艾儿就不用为了一种无望的爱,爱得很辛苦,而自己也将永远地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了。

只是在放安眠药的时候,他只给林艾儿放了一点点,他舍不得一个美丽的女人就这样的陨落了,他希望她活着,彻悟过来——在有的男人心里,有些东西比爱情更重要,比如仕途、比如金钱。

申学栋早晚要离开她!他和那些偷情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只是别人偷很多,他只偷她一个人而已。

申学栋累了,他瘫倒在林艾儿的怀里,林艾儿乖乖地说,我会把孩子做掉,然后离开这个城市。说完她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杯子递给了申学栋……

过了很久,林艾儿在模糊的意识中醒来,身边的申学栋已经一动不动。让自己的爱情永恒,是申学栋暗示给张青商的,如今,林艾儿也这样做了。

爱,就是死也要在一起,可是林艾儿突然不想死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张青商的,手机被她放到卫生间的水槽里,她挣扎着起来去够宾馆的电话想打120。手指眼看就要碰到了听筒,可她的手却无力地垂了下来……

女人明白得总是那么晚!

汽油发电机报价

防汛排水车

打磨车间粉尘处理

齿形钢格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