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北京不疼天津不爱夹板河北去向何处

发布时间:2020-10-17 01:53:57 阅读: 来源:防火涂料厂家

北京不疼天津不爱 “夹板”河北去向何处

11月18日,中共河北省第八次代表大会在石家庄召开。会议召开的前7天,国务院送给河北省一份厚礼:正式批复《河北沿海地区发展规划》,为此,河北有了第一个国家战略。  作为会议的新气象,8月底履新河北省委书记的张庆黎是外界关注的焦点;而对于张庆黎来说,如何率领河北走出“双环”困境,是考验其执政智慧的头等命题。  说起来让人唏嘘。在多数人眼中,环首都本是优势,只需承接好来自北京的产业升级及外迁,河北轻松就能赚个盆满钵满;至于环渤海,487公里的河北海岸线,更是让那些内陆省份看着眼红。  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外界看来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河北,在北京作为首都的巨大“虹吸”之下,其环首都的22个县市,更像是给北京镶就的“金边儿”;居住在这些周边县市的“白领”们早起晚归,于是香河、涿州等“环北京”县市,更像是北京“大七环”边上的一座座“睡城”。而对于环渤海,除了天津居中,生生将北端的秦皇岛与南端的唐山、沧州隔开之外,周遭的大连、青岛作为港口城市的区域龙头味更足。  大树底下好乘凉,就这么不经意地变成了大树底下不长草。  赶晚集:河北向海  张庆黎显然意识到了这些问题。  8月底到任之后,他立即于9月展开了密集调研,其行程重点集中在河北沿海地区。多名河北省、市官员均透露,多个会议上,张庆黎的讲话中都传递出国务院即将出台河北沿海发展规划的消息。  这样的消息当然让人振奋,并意味着,河北省近一年的努力将很快“开花”。  早在2010年10月,河北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通过了《关于加快沿海经济发展促进工业向沿海转移的实施意见》,确立了以秦皇岛、唐山、沧州为突破重点的沿海经济发展思路。  此后的2010年11月底,国务院28部委联合调研组应邀开始对河北的“秦唐沧”三市进行密集调研。调研组副组长、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的范恒山指出:“通过调研,调研组进一步增强了对把河北沿海地区发展纳入国家战略重要性和必要性的认识。”  4个月后的2011年3月,“重点推进河北沿海地区区域发展”的字眼,正式出现在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  而根据最新批复的《规划》,到2015年,河北沿海地区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建成环渤海地区新兴增长区域。到2020年,区域发展水平进一步提高,成为全国综合实力较强的地区之一。  看起来,尽管是国内最后一个推出海洋战略的沿海省份,河北的“赶晚集”仍然让人期待。毕竟,河北海洋战略的出台,将与此前国务院5年间批准的11个沿海区域规划实现“无缝对接”,让我国1.8万公里海岸线全部有了“海洋战略”。  而河北省出台的一系列沿海优惠政策,更是从建设用地、财税政策、工商门槛和审批程序等各方面,向沿海地区倾斜。河北消息人士称,国务院“十二五”期间下达给河北的土地利用计划中,50%的未利用地指标将会安排给秦、唐、沧三市。  过三关:天津难缠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积累的痼疾,解决起来也远不是出台个规划这么简单。河北向海的战略要取得显著成效,“过三关”是最基本的要求。  第一关是产业结构的布局问题。  由于全国各省市的临海规划均由地方完成、再上报国务院批准,因此,各地自下而上的规划编制无一例外都缺乏高屋建瓴的全局观念,具体到产业布局,难免表现出产业结构上的雷同。  举例说,沧州的黄骅港和唐山的曹妃甸都瞄准了港口物流、精品钢铁、石油化工、装备制造等传统项目,这不仅与滨海新区七大规划项目多呈重叠,而且与环渤海周边省份的辽宁营口、大连、山东日照、东营等高度重合。  同时,无论钢铁还是石化项目,都需要大量使用水资源。而长期以来,河北省都是我国地下水开采严重、地表下陷的典型省份,河北的沿海产业规划如何展开,水资源瓶颈首当其冲。  第二关则是港口发展的支撑问题。  尽管河北省2010年GDP高达1.7万亿元,排名全国第六,但除了秦皇岛因为大秦线的运力、是我国重要的煤炭资源集散地外,唐山和沧州背后的港口运能并无更多优势。与青岛港相比,无论管理经验还是腹地支撑,新兴的黄骅港和曹妃甸都不占优势。  大连港尽管近年来被营口和葫芦岛等抢了风头,辽宁省GDP也没有河北高,但因为背靠东北三省、辐射内蒙,黄骅港和曹妃甸如何发挥优势,亦需仔细斟酌。  第三关,可能也是最难缠的一关,就是河北沿海的“断档”。  “河北和天津合作的难度相当大。北京可能还有得一谈,天津却基本不允许河北发展起来。”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彭真怀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天津与河北的“交恶”由来已久。  作为曾经的河北省会,天津这两年通过滨海新区的带动发展迅猛,但滨海的相当一部分区域曾归属唐山,也因此,当首钢当年外迁曹妃甸后,天津媒体曾猛烈撰文批评曹妃甸与滨海搞竞争。而天津宁可自己搞港口,也不和沧州黄骅港合作,亦足以表明,天津至少在短期内并不希望加深与河北的一体化发展程度。  偏偏天津还居于“秦唐沧”之间,河北省内沿海三市的一体化协作,亦因为夹了个天津,而成本大增。  彭真怀因此将这称之为深层次区划的“体制性”难题。  看脸色:中央协调  对此,彭真怀给出的建议是,修建渤海大桥,建立真正的“环渤海”。  “北方的省份多少会有些小气。实际上,珠三角不仅是广东省的珠三角,还有个泛珠三角的辐射问题;长三角更不是上海一地,而是江浙沪三省市共赢。”彭真怀称,从这个意义上说,环渤海目前的区划设置,让周边的三省一市均各自为战,缺乏通盘考虑。  也因此,彭提出修建从大连到山东的渤海大桥,将三省一市的战略规划有机衔接,将渤海变为内湖,从战略态势上形成拱卫北京、大陆架向外延伸的环渤海经济圈。  这样的规划确实是大手笔,但要真正落到纸面上,没有中央出面协调,相对落后的河北很难从其他三个省市“沾光”。  而对于河北的“环首都焦虑症”,彭真怀也有自己的研究。他认为,如果河北能说服中央政府,将各大中央部委及行政机构迁移至廊坊、大厂和香河一带,效仿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做法,就不仅能够解决北京人口过多的拥堵、限号、限购等问题,还能将河北的潜力彻底激发出来。  但显然,相比于渤海大桥的修建,后一“首都行政圈”方案的游说难度更大。  处于北京不疼、天津不爱“夹板”之间的河北省,能在“十二五”中取得实质突破吗?

什么是ap课程

ib教育

a-level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