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页岩气热潮将走向何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40:53 阅读: 来源:防火涂料厂家

中国页岩气热潮将走向何方?

中国页岩气网讯:对于中国优先发展页岩气而不是常规天然气和致密气是否合理的讨论暂且不提,在假设重视页岩气资源发展的确是合理的前提下,我们对中国政府的政策能否实现促进页岩气发展热潮这个目标做了一个简要评估总结。

以上讨论的一些政策——补贴、价格激励、研发政策,旨在帮助扩大公司收入,提高现有技术,从而以加大页岩气生产对公司的吸引力。其他政策——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和管道开放政策,其目的是从整体上促进天然气市场的发展。这些政策从原则上互为支撑,从经济角度来看也是合理的。

例如,基于页岩气发展具备社会和经济效益(通过取代煤炭的使用),所以财政补贴和研发支持是合理的。市场定价机制的改革和管道开放可以减少市场扭曲并提高其效率。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联邦政府在1970年代晚期至1990年代初期就是采用这些政策促进了美国天然气行业的发展。

页岩气的开发向新入行者开放是一项重大政策举措,旨在打破国有石油企业的垄断性质,为页岩气开发引入更多的竞争。这项政策无疑是符合中国政府旨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一目标。

这项政策能使新入行的公司获取油气勘探和开发经验和专业技能,并有利于中国页岩气行业的未来增长。这些公司用于勘探的投资也将有助于中国更好地评估其页岩气资源储量。

然而,这只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它本身并不能为克服根本存在的困难(通过“边实践边学习”和创新来降低成本)做出多大贡献。

尽管新入行者在第二轮招标中胜出,但不愿履行其承诺的投资,就是因为他们无法避免在近期内蒙受巨大损失的厄运。

新进入者毫无油气钻井经验,他们中标的页岩气区块在地质和基础设施方面都不及中石油和中石化获得的区块。期待这些在常规油气钻探方面毫无经验的公司大力开发地质条件不利的页岩气储备显然是毫不现实的。

实际上,据报道,截至2013年9月底,第二轮页岩气中标区块的二维地震采集处理只完成了14.2%,钻井工作基本尚未开始。15 由于第二轮中标企业进展缓慢,第三轮招标工作至今仍被推迟。

(一) 美国的经验

将这些新入行者和一家开创性美国公司米歇尔能源和开发公司(下称“米歇尔能源”)做个对比是很用的。这是一家中型公司,以常常对页岩气钻探进行初期投资并为美国页岩气行业的创建发挥了关键作用而著称。

与中国页岩气行业的新入行者不同,米歇尔能源一直需要寻找新的天然气资源来满足其合同义务,同时也拥有着很多优惠得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经济损失,并最终通过早期投资获得巨大回报。

原因之一,米歇尔能源拥有一支杰出的地质学家和工程师队伍,具备压裂致密气的一流专业技能。公司在具备有利地质条件和多层天然气储备的页岩气区块开始钻探,这样一旦发现页岩气储备没有生产价值,就可以选择钻探常规天然气井。

另外还有一套机制令该公司可以最终获得巨大的投资回报。根据这套机制,该公司可以在早期低价租赁大片土地和相关矿权,然后以远远高出的价格将土地和公司出售。美国执行土地和矿权私有制,所以这套机制在美国是可行的,它有助于克服油气行业技术创新货币化的难题。

(二) 不同的激励措施和既得利益

即使中国政府决定拍卖一些地质条件最有利的页岩气区块,新入行者是否会在短期内为页岩气钻井投入大量资金仍然值得怀疑。

和第二轮页岩气开发的招标区块不同的是,大部分地质条件最有利的页岩气区块都与常规油气储层重叠。如果新入行者中标这类区块,应该允许他们同时开采相重叠的常规油气储层。禁止新入行者在常规油气储层钻井是无法产生经济收益的,同时禁止其钻探相重叠的常规油气储层的政策也很难执行。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新入行的公司一旦中标这类页岩气区块之后,他们更有动力首先开发常规油气资源而推迟钻探页岩气储层,因为开发常规油气储层相对页岩气层在现有技术下更具有成本效益性,因此比开发页岩气储层更加有利可图,风险也更低。

这就意味着,如果中国允许页岩气行业新入行者开发常规天然气资源(包括致密气),并让市场决定油气价格,那么将会加速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开发。

但是,中国政府很难向新入行者大规模放开常规油气资源开发,这将极大冲击国有石油企业的利益和经营,可以预见他们将大力游说政府反对这类政策。例如,他们可能会指出天然气价格低于市场价会导致他们不愿为开发常规天然气和致密气投入更多资金,另外还会指出承担许多的社会责任(例如保留冗余工人)会降低国有石油企业的效益。

(三)鼓励民营企业

从政治角度而言,中国若要执行政策鼓励新入行者,尤其是私营企业进入市场并承担开发页岩气的巨额高风险投资的难度更大。私营企业通常会期望其投资能获得合理的高回报,但在中国要做到这一点难度可能相当大。

再来看看美国的例子。如果一家新入行企业对页岩气钻探做出巨额前期投资后,成功地改良了技术并降低了成本,会怎样将其创新技术货币化?

在美国,米歇尔能源这样的独立油气公司并不会通过出售新技术来实现技术货币化,因为这类技术极少能够申请专利,而且也很难保密(因为运营商和服务商是合作关系)。

相反,美国公司往往会通过低价租赁土地和相关矿权来确保获得风险投资的回报:投资钻探和开采技术创新会使土地升值。将土地作为一项有价值资产出售而取得的经济报酬足以吸引美国独立油气公司甘冒巨大风险。

但在中国,政府不会允许土地和矿权私有。因此,使私营企业获得投资回报的可行之道是政府允许这家公司控制大片土地和矿权。但从政治角度来看,向私营企业拍卖大量油气储备,从而让油气储备的所有者而不是政府有机会获得更大经济回报在中国很难实现。

(四)国有石油企业出手拯救?

由此看来,中国克服页岩气开发根本挑战的最大希望就落在了国有石油企业身上。无论是在技术、经验、资金还是政策方面,他们的优势都远远超过新入行者。

中石油和中石化拥有丰富的致密气开发经验,也因此具备了一定的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的先进技术。值得指出的是,在美国的页岩气开发的崛起前也曾历经致密气产量的大幅增加,因此政府将希望投注于有着丰富致密气开发经验的中石油和中石化上也是正确合理的。

同时,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巨头国有企业已经在北美投入数十亿美元收购开发页岩气的相关资产,即使这些收购最终是否能帮助他们获得最佳的开采技术这一点还尚未可知。

此外,这两家国有石油企业一直在国内地质条件和基础设施条件最有利的页岩气区块钻探,也都建立了国家级示范区域。(中石油有两个示范项目,并与壳牌在另一个示范项目上合作。中石化有一个示范区域,并在2014年3月宣布该示范区已取得重大突破)。

假设中国优先考虑和支持页岩气发展的政策是合理的,那么关键问题仍然是如何才能更好地鼓励国有石油企业投资页岩气钻探。可行方法之一是在国有石油企业高管的重要评估标准中纳入页岩气投资这一项。许多学者认为,政府官员之间的竞争和相关干部评价体系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通过加大这类政治激励,可以激发国有石油企业开展页岩气钻井高风险投资的积极性,而相对较少的关注这类投资背后的经济效益。但是,一味的宣扬政治激励而不考虑经济效益也无法成为一项合理的政策,因为这会导致政府提供更多补贴来弥补国有石油企业的损失。

许多中国城市的严重雾霾每天都在提醒中央政府的决策者,中国急需以天然气取代煤炭。但不幸的是,中国似乎不会在短期内出现页岩气热潮。页岩气技术的成本效益必须提高,而这需要强大的激励机制和相当长的时间才可能实现。

石嘴山定做西装

菏泽设计西服

白银制作西装

长春西服订做